滚动新闻:
首页 >> 经典案例

女学生助男友偷盗害外公外婆被杀深夜焚尸

来源: 时间:2018-11-25 16:56:25

女学生助男友偷盗 害外公外婆被杀深夜焚尸

深夜杀人 纵火焚尸

核心提示

2009年11月20日凌晨,新蔡县一所民房内突发大火,70多岁的退休职工王某夫妇遇害。10天后,警方抓获了两名犯罪嫌疑人,赫然发现凶手竟是死者的外孙女崔晓(化名)及其男友张朋(化名)。

在亲友眼里,崔晓是“北京市钓鱼台国宾馆医疗部高级护士”,张朋是“国务院某总理办公室的高级秘书”。那么,这两名大学生,拥有如此让人羡慕的工作,为何千里迢迢从北京潜回新蔡县老家,将自己的亲人置于死地呢?

真相一幕幕揭开,这一切竟都源于一串串并不难被揭穿的谎言。

杀人焚尸谜案

甘蔗渣锁定死者外孙女

2009年11月20日2时,新蔡县公安局突然接到县消防大队110报警,称在新蔡县古吕镇县人大办公楼对面民房救火时,发现民房内有两具被大火烧焦的尸体,请求公安局协查。

接案后,刑侦人员迅速赶赴现场,经现场勘察和尸检发现,两具尸体系该民房房主、78岁的王某和76岁的薛某老两口。尸体虽然已经被烧得严重碳化,但细心的办案人员还是从脖子及身体上发现了明显的外伤痕迹。案件被确定为他杀,新蔡县公安局成立了“11·20”专案组立案侦查。

专案组调查得知,王某原为新蔡县土产公司退休职工,老两口均脾气暴躁,与邻居关系不好,而且他们几十年来感情不和并长期分居。据此,警方初步认定是因邻里矛盾引起的仇杀,并据此展开了排查。10多年来因种种原因曾与老两口发生过矛盾冲突的街坊邻居,均被警方纳入了视线。但随着工作的深入,邻里关系嫌疑均被逐一排除。案件一时陷入了僵局。

正当此时,一条重要信息反馈到专案组:死者的祖上曾是大地主,解放前家里富裕,据说曾遗留下大量的金银珠宝,价值不菲。对此,死者的几个子女都知道,也曾怀疑父母拥有价值不菲的遗产,并对父母隐匿遗产的做法颇有微词。据此信息,警方将案件性质调整为谋财杀人,并围绕死者的4个子女,展开了进一步的侦查。

这时,办案人员突然联想到现场留下的甘蔗渣——上面肯定遗留有唾液。他们立即将甘蔗渣、死者及其子女的血液送检,并把与死者最后接触的人作为重点调查对象,期望获得一些蛛丝马迹。

经鉴定,现场甘蔗渣中的DNA成分与死者外孙女崔晓的DNA分型完全一致,且案发当天她刚好从北京赶回老家。经技侦手段查询崔晓的显示,案发当晚,她与男友张朋有过多次通话并互发短信,且两人的通话地点就在死者的居住点附近。也就是说,案发当晚,崔晓不仅到过外公外婆家,而且还有同伙。崔晓具有重大作案嫌疑,警方随即将其控制。在大量的事实和证据面前,崔晓终于供述了其伙同男友张朋作案的经过。

当晚,专案组在郑州将张朋抓获。经讯问,张朋对两人贪图钱财而预谋麻醉抢劫、而自己在作案时杀人焚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专案组还在张朋的住处提取了血衣等直接证据,案件就此告破。

为爱情行骗

编造“在国务院工作”谎言

崔晓的爸爸是医生,妈妈是英语老师,家境还不错。2002年9月,崔晓考入郑州市树青医学院读大专,学习高级护理。张朋是崔晓的高中同班同学,他那年则考了郑州市职业技术学院计算机专业学习。

张朋高大帅气,能说会道,崔晓娇小玲珑,两人在高中时就开始谈恋爱,进入大学后就正式开始同居。大学毕业后,张朋和女友在郑州市找工作,但总是四处碰壁。最后,两人分别在一家私人公司和一家私人诊所里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,并租了一间民房暂时栖身。

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,两人都是在不断变换工作和颠沛流离中度过的,而他们每个月的收入仅够维持平时的生活而已。

2007年春节,崔晓和男友一起回老家商量结婚事宜。出于为女儿考虑,崔晓的母亲提出让张朋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。而张朋却认为准岳母在故意刁难自己,一气之下离开了女友。此后两年,崔晓跟着父亲在医院做临时护士,并在闲暇时看书学习,准备报考医生资格。这期间,张朋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没有任何消息。在新蔡这个小县城,崔晓再也没有遇到让自己动心的人。她每天都在思念着张朋,期盼着他的好消息。

2008年10月份的一天,崔晓正在医院加班,消失了近两年的张朋突然打来,说他已经在北京找到了很好的工作,现在在郑州出差,并要崔晓放弃老家的工作来郑州。崔晓喜出望外,她给父母打了一个招呼后,就奔赴郑州与男友相会。

在郑州市的一处民房里,张朋告诉崔晓,他花了不少钱,通过一位在最高检工作的“谭叔”到了国务院工作,目前是国务院某总理办公室的秘书。他现在受国务院专案组委派到河南驻点,需要在郑州考察两年,所以暂时租房居住。张朋拍着胸脯告诉女友:“下一步就是考虑你的工作了,我已经给谭叔说好,让你到钓鱼台国宾馆医疗部当高级护士。那里环境优美,待遇丰厚,很适合你的。”随后,张朋还拿出一份红头文件,上面写着:“兹聘请张朋同志为国务院某总理高级秘书”的字样。

崔晓见到“文件”,又发现男友衣着打扮与以前上了不少档次,就相信了他的话。当晚,一对有情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,再次相约永不分离。

张朋真的是国务院某总理办公室的高级秘书吗?当然不是。据警方后来查证,张朋编下谎言,就是为了骗崔晓重归于好。

事实上,当初看到儿子因为没有体面的工作而苦闷,张朋的父亲曾调动一切关系为儿子找工作,然而一直未能如愿。这期间,张朋先后辗转于成都、深圳等地打工,到2008年下半年又回到了郑州。在流浪的日子里,张朋对崔晓的思念越来越强烈。为了挽回女友,张朋便虚构了自己在国务院某总理办公室工作的事,将崔晓骗到郑州。

张朋的谎言,如果仔细推敲起来可以说是漏洞百出。但崔晓被爱情冲昏了头脑,竟没有丝毫的怀疑,从此死心塌地跟定了张朋,并一门心思盼望着到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去做护士。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一向爱面子的崔晓告诉父母,张朋在国务院某总理办公室工作,自己也已经被他找人安排在钓鱼台国宾馆上班。2009年6月,崔晓干脆购买了一个北京的号码,平时用这个号码给家里联系,制造自己在北京工作的假象。

2009年下半年,崔晓“衣锦还乡”,顺便与母亲一起到河北省廊坊市的小姨家做客。听说自己的外甥女及其男友都在北京工作并身处要职时,崔晓的小姨便提出让张朋为其女儿办理郑州市户口,以便将来考大学和找工作方便。当时张朋正愁无钱还债,便满口答应下来。2009年4月,崔晓的小姨先后分3次向张朋的银行卡中汇了15万元。收到这笔钱后,张朋用1万元购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些家用电器;用10万元瞒着女友与一位叫贺小荣的朋友一起做古董生意,却最终受骗买来几件假古董赔了个精光;另外3万多元被他吃喝嫖赌挥霍干净。

通过这件事情之后,张朋猛然发现可以利用自己虚构的身份向亲戚和朋友骗钱。此后,他干脆辞去了打零工的工作,与崔晓一起以找工作为名,先后向自己的父母和崔晓的父母要来4万多元。

后悔不已的崔晓

▲张朋被警方抓获

“衣锦还乡”为盗窃 她害死了外公外婆

2009年9月,因为向家里张口要钱多了,两人的父母先后断绝了对他们的经济供应。见张朋不想外出做事,崔晓便一个人外出找工作,可崔晓连续找了十几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当月,两人只好变卖了家中唯一值钱的东西——手提电脑,以交房租和维持生活。

一个月后,两人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便开始商量着如何弄些钱来。在闲谈中,崔晓提到她姥姥家有钱,并很可能藏有很多金银珠宝、古董。张朋马上兴奋了,便提出偷女友外公外婆的财宝,并为此设计了一套盗窃方案:先让崔晓回老家,让其外公和外婆喝下放入安眠药的奶茶,然后由张朋进入家中,伺机盗窃。

一开始,崔晓不同意盗窃自己的外公外婆,但想起外公外婆平时和父母的关系也不好,慢慢地就产生了对外公外婆的愤恨,同意了他的提议。

崔晓算了算时间,提出2009年11月19日夜回家作案。张朋患过盲肠炎,医生曾给他开了20片安眠药作为镇痛之用。他拿出那20片药,然后吩咐女友再去买80片,以达到药效。然而,真要用100片安眠药去给外公外婆喝,崔晓有些于心不忍,她担心药物过重会危及外公和外婆的生命。于是,崔晓骗男友说又买回了80片,其实只是将那20片安眠药碾碎放到4瓶奶茶里。之后,她还亲自喝了一瓶,见自己喝了只是瞌睡,其他并无大碍,这才放下心来。

2009年11月19日上午,两人离开郑州赶赴新蔡县。临行前,张朋以“万一被发现了拿出来吓唬吓唬”为由,将一把匕首绑在了腿上。当天下午6时,两人到达新蔡县城。在给父母通话中,崔晓说自己从北京回来看望父母,得知父母均在上夜班后,两人便坐三轮车直奔县人大常委会对面的外婆家里。晚上8时,进入外婆家后,崔晓借着夜色把男友藏在家中的一处矮墙下,自己进入主屋与外公外婆拉家常。

见到久违的外孙女,老两口十分高兴,姥姥薛某拿出一截新买来的甘蔗,亲自刮掉甘蔗皮让外孙女吃。崔晓吃了几口后,便随口把甘蔗渣吐在客厅的桌子上。10时左右,崔晓把随身携带的3瓶奶茶拿出来让外公和外婆喝,见他们先后喝下了奶茶,崔晓借口妈妈已经下班,离开了外婆家。一个多小时后,听到屋里传来了呼噜声,张朋潜入卧室开始翻箱倒柜。然而,由于喝下的安眠药成分较少,加上张朋翻动的声音太大,薛某先被惊醒了,她起来喊了一声:“你是干啥的?”随后一把揪住张朋的衣服,一手抄起一根火钳要打他。一心想摆脱纠缠的张朋拿出事先带来的匕首,朝老人脖子上连捅几刀,可怜的老人立即倒在了地上。这时,王某也被吵醒了,他准备掀被子下床,张朋丧心病狂地把他扑倒在床上,随后用刀朝他颈部扎了几刀,直到他无法动弹为止。连杀两人后,张朋继续在屋里寻找,可最终只找到了一叠现金,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值钱的金银珠宝。

张朋看到地上的一摊血,十分害怕。他干脆把3个奶茶饮料瓶放到一个塑料袋里带走,随后用火钳夹起煤炉里的3块煤球,扔到卧室的床上,仓皇逃离现场,并连夜坐车赶回了郑州。在路上,张朋掏出偷来的钱数了数,发现一共才1700元。随后的几天里,他吃饭、喝酒、玩牌,很快就将这1700元钱花了个精光。而事后警方也查实,崔晓外公外婆家里根本没有金银珠宝。

次日凌晨3时左右,崔晓和父母接到了外婆家失火的消息,当她陪同家人到达在失火现场,看到被烧得血肉模糊的外公和外婆时,一下子瘫软在地上。她断定这事一定是男友张朋干的,但她不明白,当初说好了只是盗窃钱财,怎么就将一直十分疼爱自己的外公和外婆害死了呢?在现场,崔晓哭得比谁都伤心……

当崔晓被依法逮捕时,其父母无论如何也不相信“在北京上班”的女儿和准女婿联手害死了两位老人,看着远去的警车,他们一下子瘫倒在地上。

2011年5月28日,驻马店市中院公开审理了此案。张朋因犯抢劫罪、放火罪和诈骗罪,数罪并罚,被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77357元;崔晓因犯抢劫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。一审判决后,被告人张朋不服,提出上诉。近日,省法院二审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,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。